我们曾如此期待他人的认同,到最后才知道,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。